豬頭篇~

為了化療需要,5月初住院兩天,原本心想住院兩天而已,情況應該不會太複雜吧! 誰知第一天晚上八點多,本來都打算要睡覺了,突然聽到一雙超級大聲的拖鞋聲音,趴踏趴踏地走進病房---是住院醫師。

 

第一眼的印象就不好,他配掛的名牌是內側朝外夾住,根本看不到姓名,讓人感覺名牌要戴就戴好,幹嘛怕病患知道你是誰。問了一些事情後,莫妮卡也問了一個很想知道答案的問題:「請問我的第二階段化療,大概要吃多久?」(PS.當時還在第一階段化療,因為第二階段化療的劑量會是第一階段化療的三倍,因此我很在意與擔心。)

住院醫師:「吃到不能吃為止。」

莫妮卡:「什麼是吃到不能吃為止?」

住院醫師:「一般腦部腫瘤分為四級,一、二級屬於輕度惡性,三、四級屬於重度惡性,像妳是第三級,屬於重度惡性的,就是吃到惡化為第四級,或是併發其他的併發症,這個藥對妳已經沒有任何效用,就不用吃了!

 

聽完,心中非常OX! ! 莫妮卡聽懂了! 你的話坦白講就是「吃到快死了,這個藥已經沒屁用的時候,就可以不用吃了」的意思。如果服用如此痛苦的化療藥,竟然要吃到無藥可醫才能停止,那我寧願選擇現在就放棄,何必讓生命遭受這般的對待。

 

事後,我在某次回診時,很慎重的問了主治醫師,到底第二階段化療要吃多久,他回答~半年。豬頭住院醫師,你的醫師學分應該要重修喔 >_<

 

還有續集~

 

這位住院醫師豬頭完我這床之後,繼續到隔壁床磨練豬頭功力。隔壁床是一位年紀頗大的媽媽,有四個女兒輪流照顧,確切病因我不清楚,不好意思亂問,但當時呈現昏迷狀態。

 

豬頭來告知的重點是:「妳們的媽媽再怎麼住院都是這樣了,最好明天辦理出院。」

女兒:「我們今天已經分頭去找長期照護中心了,但長期照護中心並不好找,一來要有空床,二是它要讓妳進住。」

就在一來一往之間,豬頭突然冒出:「我跟妳們說,妳們媽媽根本不符合住院資格,她手術完轉到加護病房時,還會對我傻笑。」

女兒聽到之後,立刻發起飆來:「我告訴你,我是沒有能力當醫生,但我是老師,我有能力把學生教到考上醫科,我有好幾個學生都在台大醫院當醫生! 你不要以為我們家屬就什麼都不懂,我媽媽病成這樣,至少我很清楚她絕對不可能在加護病房還能對你傻笑! 明天主治醫師來,我一定會好好跟他說! 你晚上來,到底想告訴我們什麼?」

 

豬頭說:「好! 我就再講一次,妳們的媽媽再怎麼住院都是這樣了,最好明天辦理出院。」在沒有任何歉意的表情下,又拖著他那雙超級大聲的拖鞋,趴踏趴踏地走出病房!

 

莫妮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