驚險篇~

再次為了化療需要,7月中又住院了兩天,心裡仍是想著,住院兩天而已,應該會簡單一點吧! 當天上午,辦理完成住院手續,並到護理站報到後,遠遠地就看見莫妮卡將要入住的病房外面,有好多位家屬或站、或坐地倚在牆邊。

 

莫妮卡立刻豎起敏感神經,馬上詢問護理師:「請問一下,我隔壁床的病患是什麼狀況,可否讓我先了解一下?」

護理師:「妳隔壁床是一位中年婦女,得的是腰間脊椎腫瘤,今天上午開刀,應該下午一、二點就會回病房了。」

莫妮卡:「那為什麼我們的病房外面有多麼人?」

護理師:「那是對面病房的家屬,跟妳們病房沒有關係,妳不要太擔心。」

好吧,既然無關我們病房的事,心中就別太緊張。

 

第一天還好,除了對面病房的家屬中,有位太太經常在走道上接、打手機,家屬們也很晚才離開醫院外,沒有太大的狀況。

 

第二天早上,莫妮卡才剛從B1買好早餐上來時,就聽到這位太太和家人討論著,醫生說開刀或不開刀,結果都一樣,情況都不好。而其他家屬也陸續出現了,還是或站、或坐地倚在我們病房外面的牆邊。

 

突然某個時間點過後,太太的聲音變的高昂又急促,家屬間的討論好像也出現分歧,後來某個家屬直接跟太太說:「妳當然可以詢問他兄弟姊妹的意見,但他是妳先生,妳可以決定最後要採取的方式!

 

隨後,太太急忙地確認,醫院這裡是否還有先生的乾淨衣服,催促家人趕緊幫他換上;詢問如何叫救護車,可以盡速把先生送回家;指揮兩個小孩先回家等爸爸,她還要在醫院把事情處理完。

 

白天的病房通常是不關門的,這一連串緊張慌亂的畫面,莫妮卡「聽」的好清楚,但我始終把病床的簾子拉的很緊,因為只要一拉開,就會正對著對面的病房,我是連看都不敢偷瞄一眼。

 

偏偏就在此時,哈爸來電表示,哈小咪一早起床沒看到我,吵著要來醫院找我。我說,要來當然好,只是你們到了之後,要先去B1的誠品看看書、說說故事,等我打手機說可以上來了才能上來。

 

手機裡我並沒有說明為什麼要這樣,只是擔心如果哈咪到了,萬一撞見或看到,對小小孩完全不宜。

 

隔沒多久,太太不停地催促救護車趕快開到醫院,因為她先生的血壓一直在下降,要趕快送回家。同時間,護理師也拿了病危通知書給太太,請她確認無誤並簽名。終於,救護車的工作人員推著擔架衝到病房門口,趕緊將先生送上救護車。

 

等到緊報解除,我才打電話通知哈爸可以帶哈小咪上來。父女倆上來後,我問了問,你們什麼時候到的啊,哈爸說大約十分鐘前。哈媽心想,幸好你們先到誠品,否則那個時間上來不就正好撞見了~真是驚險哪!

 

台北賓館    

 ▲ 清晨所見之台北賓館

 

夯番薯   

  ▲莫妮卡早餐~超像台灣的夯番薯

創作者介紹

莫妮卡和腦袋瓜的冒險旅程

莫妮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